'我爱吸血鬼跟我做爱_2(4)'

月感觉到雨并没有直接落在他身上,抬头一看。「你……」

「你看起来身体比较弱,还是遮一下好了。」弥低下头对月笑了一下。

「真拿你没办法。太小看我了。」月说完,拉起弥的手便往前跑。

「等……月慢一点……」

月没有里他,只是拉著他往前跑。月的速度很快,要是没有他拉著弥,弥是绝对跟不上月的速度的。冰冷的雨滴打在两人的身上,浸湿了两人全身的衣物。身边的景物从他们身边快速的闪过,没多久他们就来到自己的公寓大门。

「呼……月……你跑得好快……」弥蹲在地上大口的喘息著。

月却大气不喘一口的掏出钥匙开门并拉起弥进入公寓中。

「快点进去换衣服吧。全身都湿透了,小心感冒。」月来到自己的房间门口并打开了自己的房门。

「你也是。晚安。」弥还在喘息著,并有点虚脱的拿起钥匙开门。从来没像这样跑那麽久,而且又跑那麽快。看到月毫不倦态的开门,弥在心中又暗暗佩服了一下。

「晚安。」[三]

隔夜,月起身看向窗外,雨已经变小了。梳洗过後,月拿起手上的钥匙就离开了房间到市中心寻找晚餐。因为下雨的关系,月走在阴暗可以遮雨的小的巷子里。一路上与几民流浪汉擦身而过。突然,刚刚才擦肩的男子一把抓住月,并用身体把月压在墙上。

「你的身体好冷……咯……我帮你……咯……暖暖身好不好?」

又是个喝醉酒的。月厌恶的瞪著压在自己身上的人。那个人见到月并没有睁扎,便低头亲吻著月的脖子和胸膛。

月低头看到醉汉的脖子刚好在自己的嘴前,便张开嘴咬破醉汉的脖子。

「唔……嗯……」脖子上的痛感使醉汉咬住了月胸前的果实,并在上面流下两排牙印。

月用力吸吮著醉汉狂流的鲜血,身体也逐渐温暖了起来。感觉到压在身上的醉汉身体逐渐放软,月放开醉汉,认醉汉倒在自己脚边。「醉鬼一个。」丢下这句话,月拉了一下自己的衣服後就离开了。

月来到天堂前面,犹豫了一下。今天并不想进天堂,其实随便找几个人填饱肚子就好了。月心里想著,并掉头离开了。

沿路倒在地上的流浪汉成为月今晚的晚餐,虽然他们没有那些有钱人可口,但对月来说,今天只要填饱肚子就够了。

晃了一阵子,月来到了独身。开门进去,却没看到弥,而是另一个中年人。月走到酒吧里晃了一圈,都没看到弥的踪影。

「请问一下……」月来到吧台前向正在调酒的中年人开口。「请问迷今天有没有来?」

「啊,你说弥啊……他今天打电话请假。好像生病了。」

「生病?……」是不是因为淋雨的关系……

月走出了独身,决定回去看一看弥。

来到了自己的住处,月抬头看向弥的房间。灯是亮著的。月跳上了弥的阳台,看到弥正躺在床上用冰块敷著自己的额头。

月并没有多想,他打开了弥阳台的落地窗後就走进了弥的房间。

「谁?」听到阳台的落地窗开起,弥警觉的坐起身往阳台的方向看。

「是我。」月甩了甩被雨淋湿的长发後进入了弥的房间。

「是你啊,吓我一大跳。你可以从门走的。」看到进入房间的月,弥呼了一口气对月笑了一下。

「从阳台走才有新鲜感嘛。」月皮皮的对弥伸了伸舌,便走到弥的浴室。「借你的毛巾用一下。」月拿起弥挂在浴室的毛巾擦了擦湿透的长发後走出了浴室。一走出浴室,弥就把一件乾净的衣服丢到月的身上。

「你全身都湿了,快换上吧。」

「谢谢。」月脱下身上的衣服并换上弥丢来比自己大一点的衣服。「我刚刚去独身,那里的人说你生病了,所以过来看看。」

「一点小病而已。没想到我的身体比你还弱。」弥看到月洁白的身体表露在自己眼前,脸顿时红了起来。弥闭上眼睛不去看月,心里感到奇怪。明明都是男人,为什麽会脸红?

「呵……我可是百病不侵。」月用开玩笑的口气对弥说,并坐在弥的身边帮他拿著额头上的冰块。

「谢谢。」

「不用谢我,反倒是我让你生病了。」月对弥自责的说。

「没有的事。」弥对月笑了笑并轻轻握了一下月的手。

跟我做爱-Chapter 07

月放下在弥额头上的冰块,走到浴室拿了一盆温水并用毛巾擦拭著弥被冰块冻著的额头。身手摸了摸弥的脸颊,还是有点发烫。

「感觉怎麽样?」月关心的问。

「嗯……头有点晕,也有点痛。」弥无力的回答。

「你有没有退烧药?」[三]

「没有。我之前也很少发烧。」

弥将手里沾有温水的毛巾包住弥额头上的冰块,将它再度放在弥的额头上。「这样就不会太冰了。」

「嗯……谢谢。」弥闭上眼睛,额头上凉凉的,没有像刚才那麽冰,感觉很舒服。

房间里面很安静,也感觉很温暖。两人都没有再说话。月端详著弥的脸,紧闭的双眼,微皱的眉和乾燥泛红的双唇。月伸手柔了柔弥揪在一起的眉头,让弥舒展脸上的僵硬。

看到弥的脸慢慢的放松,月将手指移到弥的太阳穴上轻轻的按柔著。月的动作轻柔,力道控制的刚刚好,弥的头痛也渐渐消了,只剩下些许的晕眩。月按柔了一阵子,看见弥的表情很宁静,像是睡著了。

「弥?」手不受控制的抚上弥的脸颊并轻声唤著他。看见弥毫无反应,月心想著,可能是睡著了吧。

拿开放在弥额上的有点溶化的冰,月将毛巾浸在还有点温度的水里并拿起来再次擦拭著弥脸。沾水的毛巾湿润了弥乾燥的唇,泛红的唇染上湿润的光彩。月的视线停流在弥的唇上。意识好像被弥的唇给迷惑了,月缓缓的俯下身,将自己的唇压在弥的唇上。

时间一瞬间像停止了一般,月只是吻上弥的唇,却没有更进一步的举动。等等,我在干什麽?突然,停止住的时间又开始运作,月迅速起身,惊讶著自己的举动。我……怎麽会吻他?月心慌的收拾著脸盆和毛巾,逃似的离开了弥的房间。

当月离开了房间後,弥缓缓的睁开眼睛,一手抚上湿润的唇。心,狂跳著,思想也混乱著。没想到月会吻自己,但却更惊讶自己竟然会留恋著月唇上的温暖。

这时,谁也没发现一个站在阳台上的人影。眼神闪烁著忧伤,却带有点愤怒。全身湿透的他,分不清从眼里流出来的,是雨,还是泪。

月匆忙的回到自己的房间,心里又烦又乱。喜欢上他了吗?这就是自己想要的答案吗?还是说,自己只是把他当做迷的代替品?心里面有无数个问题得不到解答。越想,心里就越烦。越烦,脑袋就越混乱。迷……这到底是怎麽回事?请你告诉我,请你为我指引出一条路。[三]

隔夜醒来的月,神情憔悴,脸色苍白。作梦了,梦到以前和迷的事,和迷初次的相遇。还有迷初次送花给自己的情景。

『月,送你一样东西。』

『什麽东西?』

『你猜猜。』

『别乱搞神秘了,快说啦。』

『这麽没情调……』

『你要玩情调到一边去玩,我才没时间陪你玩神秘。』说完,月掉头就走了。才一转身,月的手就被迷大力的拉到怀里,唇也在瞬间被堵住。

『这就是你送我的东西?』离开了迷的唇,月有些疑问。

『不是这个,是这个。』迷拿出了一朵鲜红色的玫瑰花。

『这是什麽?』

『玫瑰花啊。你昨天说你喜欢。』

『我的意思是,你从哪里拿的?现在下雪天的哪里有玫瑰花啊。』

『只要你喜欢,我就会让它为你而开。』

『肉麻……』月拿著玫瑰花并紧紧的抱住迷,头埋在迷的怀里,心里暖暖的,也甜甜的。

眼泪滑出月的眼眶。自从认识了弥之後月就常常想起迷,也常常掉泪。心里很乱,昨晚的事一直在月的脑海中挥之不去。月很怕,他很怕自己会喜欢上弥。心情烦躁的他,换了衣服後,离开了房间到市中心开始寻找今夜的晚餐。

来到了天堂,月发现溯的双眼一直盯著他看。而且溯的眼神和以前不同,有哪里不同月也说不上来。随便喂饱了自己後,月发现溯早已不在天堂。

好像有种不好的预感。

「溯呢?」月走向吧台问著正在调酒人。

「刚刚出去了。」

「有没有说去哪?」月看著调酒的人摇了摇头。

「好像说是要找东西吃。」

找东西……吃?为什麽不在天堂里?月心里越想越觉得不对劲。快步走出天堂来到独身。

「请问迷今天有没有来?」月跑到吧台前问著昨天的中年人。

「没有,……」

「谢谢。」月不等对方说完就走出了独身。

总觉得心里有点不安,还是先回去看看好了。

跟我做爱-Chapter 08

月忐忑不安的走在回家的路上,远远看到溯就站在自己公寓的楼下往上看。他看的是谁?溯知道我不在房间,他麽他所看的一定就是迷。但是他为什麽要看迷?难道是他知道了些什麽?

「溯。」月走进轻声喊著。

溯有些惊讶的转过头看著月。「这麽早就回来了?」

「嗯……有点累,想回家休息一下。你要不要来坐坐?」

「不了,你要休息我就不打扰了。」说完,溯就转身离开了。

原本混乱的心情又多了点担心,不知道溯来这里的目的是什麽。如果是为了迷,那麽迷很有可能会有危险。月抬头看向弥的房间,刚好看到弥正站在阳台上看著自己。

两个人对看了很久,不知该从合开口。昨晚的事情一直环绕在两人脑海里,能够当做什麽也没发生过吗?

「你的烧退了吗?」

「嗯。谢谢你。上来吗?」

月点了点头,开了公寓的门就上楼到了弥的房间。这时弥已经开门站在门口等待著月。当弥看到月时,心里揪了一下。

「你的脸好苍白,是不是昨天照顾我被传染了?」当弥话一出,马上想到昨天月的吻,脸顿时又红了起来。

「我很健康,只是昨晚没睡好而已。」月走进弥的房间并坐在弥的床上。

「要喝些什麽吗?对不起,你昨晚来都还没有招待你。」

「别客套了。昨天你生病,我也只是不请自来而以。」转头看了看四周,看到弥的床头柜上放了张照片。「这是……」月拿起相框看著照片里的人,弥和一个相近年龄的女孩。

不知道为什麽,看到这张照片,月的心里就觉得不舒服。看著弥对女孩宠溺的笑容,有点希望弥也能对自己有这样的表情。「女朋友?」

火爆游戏火爆游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