'熟女系列之性路(9)'

  我在宾馆过了半夜,眯眯糊糊中想了回儿,终于沉睡,一夜噩梦。

  第二天一早,我就打电话给妻子,对她说我今天回家。

  下班回家后看到整洁干净的卧室,简直怀疑昨晚是不是做了个梦,只有已洗

的干干净净略带着潮气的浴巾提醒我不是梦,但又不能证明什么。

  当晚我不顾妻子身子的疲倦,不停的发泄,妻子诧异我的异常,却仍极力地

迎合着我,一如往常,只有我心里清楚:妻子再也不是那个以前清清纯纯的女孩

了……

  而隐约间我似乎也改变了很多……

                (五)

  自从这件事后,我试探了很多次,感觉妻子仍旧是深爱我的,只是我长期在

外无法满足她的性欲,而我那损友对她的挑逗正好填补了她的需求,但他们只是

有性无爱,只想做情人而不是爱人这点双方都很清楚。

  我改变了原先视出差为美差的心态,推脱了一些可去可不去的安排,可有些

必须我去的是无法推脱的(我有两次提前回来,也没再亲眼目睹妻子偷情,但每

次洗的干干净净刚晒过的浴巾提醒我这种不正常性关系存在的可能)。

  从那以后,我常常对妻子有一种奇怪的感觉:好象她不再单纯是我的妻子,

同时也成了别人的妻子,我干她的时候,那感觉就好象是在占有别人的女人,是

在窥探别人妻子的隐秘,是在从别人妻子,一个陌生的女人的性兴奋的窘态和癫

狂中获得快感。

  我一直在想,她被别的男人奸淫时的表情,男人粗壮强悍的阳具象铁柱深入

她的腹腔,一个年轻、美丽的女人,她的孤傲、矜持和洁净一定被狼狈、污秽和

稠粘的精液和淫水涂抹得一塌糊涂,而我可以随心所欲地奸淫这个女人!

  我每想到此都会兽性大发,猛烈冲击。而妻子则大张两腿,双臂紧抱我的脖

颈,她在我持续不断的攻击中,喃喃耳语,刺激我的愤怒。

  几乎每次如此过后,我们都没有精力再去打理个人卫生,便沉沉睡去,所以

我们家的浴巾清洗的频率也越来越频繁。

  如果同样的故事发生在别人的身上,也会如此吗?我不知道。我只知道男人

常想在别人老婆身上获得这种刺激,通常人们不愿说出口、却常常暗中期盼,所

以有的人喜欢玩玩换妻或者3人游戏,但大多数人都是属于有贼心没贼胆那一类

的。

  经过此事后,大概出于报复的心态,我又开始打起妻子舅妈的注意(这时,

她已是我的下属),于是我极力和她感情沟通,每次办事时,我也会尽量安排她

与我同行,在大力缩短两人距离的同时,也杜绝了妻子认为我会在外潇洒偷情的

火爆游戏火爆游戏